定做青铜器

当前位置: 青铜网 > 定做青铜器 > 正文

青铜器收藏亿元时代今年到来

2019-03-18 12:43 494

当地时间2017年9月14日,纽约亚洲艺术周佳士得“中国瓷器及工艺精品”拍卖会上,备受瞩目的商晚期亚矣方鼎,以337.25万美元成交,约人民币2210万元。该青铜器经由清末民初大藏家韩克均、吴式芬递藏,后入藏于日本奈良宁乐美术馆。2002年,亚矣方鼎曾在巴黎佳士得上拍,最终以12.3万欧元成交,后由比利时著名古董商、有“青铜女王”之称的吉赛尔·克劳斯(Gisele Croes)经手,被一位美国藏家收藏。此次时隔15年重现拍场,再次引发了青铜器市场的热度。

鼎是青铜礼器中的主要器型,也被视为“明尊卑,别上下”的权力象征。“钟鸣鼎食”“一言九鼎”“问鼎中原”这些成语都说明了鼎的重要性。亚矣方鼎高28.2厘米,器壁厚重,以4条敦实柱足支撑宽深的器腹,8条宽厚的扉棱亦令此器看上去更为有力,肃穆庄重。器表为云纹衬地的高浮雕饕餮、夔凤纹,结构清晰,素朴典雅。亚矣方鼎与清代《西清古鉴》中著录的玄鸟妇亚矣方罍等为一组,是十八九世纪发现并流传至今的传世重器。

商晚期亚矣方鼎 高28.2cm 成交价USD 3,372,500 纽约佳士得 2017.9.14

亚矣是商晚期重要的氏族,据统计商周青铜器中有“亚矣”铭文的约有200件,多为传世文物,收藏于世界各大博物馆中

2017年春拍,青铜器就像拍卖市场的一匹黑马,5件亿元拍品接踵而至,赚足了眼球:2.574亿元成交的青铜饕餮纹方尊、2.342亿元成交的青铜饕餮纹方罍、2.13亿元成交的兮甲盘、1.877亿元成交的青铜饕餮纹瓿和青铜羊觥……“对于青铜器市场而言,2017年意义非凡,称作‘青铜器年’一点都不夸张。”亲历纽约佳士得夜场和西冷夜场拍卖的张志(应受访者要求,为化名)这样评论道。现场的火热场面,他仍旧记忆犹新,“应该是‘安思远专场’之后的又一次重大拍卖,现在半数是中国买家,竞价热烈,远远超过我的预期,这也反映出藏家对青铜重器的推崇。”

从国之重器到传世珍宝

自问世以来,青铜器就被广泛运用于宴飨、朝聘、丧葬、祭祀等重要活动和仪式上,青铜礼器也伴随着礼制制度的兴盛而日益考究,被视为“名贵贱、辨等级”的国之重器。著名学者张光直曾言:“青铜器便是政治和权力。”钟鼎成为国家社稷王权的象征,传说大禹“收九牧之金,铸九鼎,铸鼎于荆山下,各象九州物”,这一事件被视为统治中原的夏王朝立国的标志。《汉书卷六·武帝纪第六》记载:“元鼎元年夏五月,赦天下,大酺五日。得鼎汾水上。”其被视为国之祥瑞。

西周晚期毛公鼎 高53.8cm、口径47.9cm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

毛公鼎腹内铸铭32行500字(有497字、499字、500字三说),是迄今铭文最长的青铜器。鼎内铭文可分7段,前5段大意是说周宣王即位之初,亟思振兴朝政,乃请叔父毛公为其治理国家的大小政事,并饬勤公无私;第6段是赏赐以及相应于授命任职所颁的“命服”;末段则是毛公答谢天子的套辞,并希望子孙永享此荣耀

自北宋以来,青铜器的研究、收藏和鉴赏就蔚然成风,叶梦得在《石林避暑录话》中记载:“好事者复年寻求,不较重贾,一器有值千缗者。”“金石学”逐渐成为一门新的学科,女词人李清照之夫赵明诚即是著名的金石学家。王国维在其《古礼器略说》一书中明确提出“凡结世古礼器之名皆宋人所定也”。宋徽宗广收历代青铜古物,王黼奉敕所撰《宣和博古图》中著录了皇室在宣和殿收藏的古代青铜器,计20大类839件。

金石之风一直延续至清代,清宫收藏的青铜器也蔚为大观。乾隆年间,梁诗正等人奉敕撰集而成的《西清古鉴》,共40卷,录彝器1436件、铜镜93件。清朝末期到民国时期,涌现出不少青铜器收藏大家,尤以“南潘(潘祖荫)北陈(陈介祺)”为最。潘祖荫被视为当之无愧的清末吉金收藏“第一家”,据其《攀古楼彝器款识》载,潘祖荫所藏青铜器数量多达600余件,其中不乏诸多稀世珍宝。当时最著名的3件西周青铜重器为大盂鼎、大克鼎和毛公鼎,前两件就为潘祖荫收藏,故其刻下“天下三宝有其两”印章。山东潍坊“万印楼”主人陈介祺的收藏也是十分壮观,其收藏的青铜器包括毛公鼎、天亡簋、曾伯簠等青铜器346件。

征集范围

【中国陶瓷】:历代陶瓷精品,元、明、清官窑为主,宋瓷为佳; 彩瓷,素瓷,青花瓷等;

【翡翠玉器】:明清玉、高古玉、近现代玉器,翡翠,羊脂玉,白玉,青玉,黄玉等各式雕件,籽料等;

【中国书画】:历代名人字画精品,山水画,人物画,花鸟画;书法,篆刻等;

【杂项精品】:历代名家文房用品、紫砂、田黄、瓷板画、鸡血石、 牙雕、砚台古籍 善本、金银器等。

相关推荐

本文暂时没有评论,来添加一个吧(●'◡'●)

欢迎 发表评论: